優雨__松野一松是愛

車禍老梗、一松,說沒有cp,其實是all一 0-1

_0

頭暈、鮮血甜腥的味道充斥著鼻腔,一片漆黑,不、只有一隻眼看不見,身上藍色的連帽衫也成了深紅色。

「誒、大家,大家還好嗎?」唐松著急的問道,沒有人回應,只有救護車的鳴笛聲。

_1

「啊啊啊好痛!別那麼用力,我的耳朵又要掉下來了!」粗松宏亮的聲音揚起嚇到了同病房的弟弟們。

「混蛋長男!別叫那麼大聲,只有一隻耳朵還是聽得到!」傻松拿起了紙折扇往粗松頭上打下去,下一秒粗松的聲音拜訪了那層樓的每一個病人。

「粗松哥哥,太大聲了,我的眼睛要掉出來了。」多多松滑著手機,一臉悠閒的說著,手還按著眼上未拆開的繃帶。

「棒球!棒球!我想要打棒球!」十四松直勾勾的盯著望著窗戶,感覺下一秒就會從窗戶跳出去,可惜的是才剛動過心臟移植手術的他身上插滿了許多的管線。

「Oh my brother你現在還不行,等心臟好了在一起去打吧。」唐松的右眼上有著層層的繃帶,可是依舊穿著印著他的臉的背心,讓兄弟們直喊痛。

「幸好有剛好相符的捐贈者,真是太好了…」護士邊說邊看著資料,一邊說著,說完臉色大變,看了看資料在看一看他們,抓著資料去找主治醫生。

「搞什麼鬼啊。」粗松的語氣帶一絲疑惑,抓了抓頭。

「一松哥哥呢?」多多松發現了異樣。

「別無視我啊。」一松像是貓一樣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病房的角落,身上沒有帶一絲傷痕。

未完、